咨詢電話:0951-8039336
 
那個廠家賣降解性地膜
聯系人:孫志磊
手機:13995298033
Q Q:850269222
地址:甯夏永甯縣望遠鎮北方國際建材物流城P6號樓一層C-12/14號
電話:0951-8039336
傳真:0951-8039226
域名:nxqhyl.com
可降解地膜,期待“叫好又叫座” 新聞中心 您當前位置: 可降解地膜首頁 > 行業資訊 > 可降解地膜,期待“叫好又叫座”

可降解地膜,期待“叫好又叫座”

  發表時間:2016年06月02日  點擊數:798 次

  近日,記者在采訪中發現,秋收過後,爲職工群衆豐收助力的地膜卻散落在田間地頭,一陣大風刮過,廢棄的地膜在路上、樹上、草叢間肆意飛舞,造成了環境汙染。

  殘膜汙染已經成爲影響農田生態環境和兵團農業持續、健康發展的重要因素,對現代農業發展構成了嚴重影響,做好殘膜汙染治理工作刻不容緩。兵團一直以來重視農田殘膜汙染治理,但成效不很理想,原因在哪兒,又該如何解決這一問題?

  現狀

  仍處示範階段,大面積推廣還需時日

  自1999 年起,兵團將農田地膜覆蓋技術與滴灌技術成功“嫁接”,創造了膜下滴灌技術並迅速推廣,通過膜下滴灌技術,水、肥、農藥直達作物根部,使土壤始終保持疏松和最佳含水狀態,農田用水量僅爲常規灌溉的60%。地膜覆蓋技術在兵團的推廣應用,爲兵團農業走向輝煌寫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但隨著普通地膜(指聚乙烯地膜)應用範圍的不斷擴大及長年累月殘留在土壤中,其危害性越來越大,在兵團造成了殘膜汙染。

  兵團農業局副局長劉景德介紹,其實早在上世紀70 年代科學家們就提出了可降解地膜的概念,並把它作爲解決殘膜汙染這一世界難題的理想途徑。可降解地膜成爲世界各國研究的熱點。國外使用的普通地膜厚度一般在0.02 毫米左右,覆蓋期較短,一般是用收卷式殘膜回收機卷起、洗淨後連續使用2 年至3 年,土壤殘膜留量很少。我國使用的普通地膜一般在0.008 毫米以下,覆蓋期長達150 天左右,殘膜多以機收、人機結合的方式進行治理,土壤殘膜留量較大。上世紀90 年代初,兵團開始引進國內外可降解地膜進行試驗研究。

  今年,五師八十七團種植的2 萬多畝制種玉米,基本都使用了可降解地膜。“普通地膜大量殘留在農田裏,不但不能降解,還妨礙了作物根系正常發育,影響作物對水肥的吸收。另外,清理不出來的殘膜還會堵塞播種機,影響播種質量。

  我團曾進行過80 天、90 天等不同配方可降解地膜的田間試驗,結果顯示,可降解地膜在一個玉米種植周期,露土部分的80%以上可以降解成柳樹葉大小的碎屑,覆土的部分可在2 年至3 年內完全降解。”八十七團生産科技術員秦勝男告訴記者。

  兵團發展與改革委員會副主任闫海燕告訴記者,近年,兵團發改委高度重視殘膜汙染治理工作,加大科學謀劃和組織研究力度,積極赴京向國家發展與改革委員會彙報及開展相關銜接工作,但由于技術、成本等因素,目前,兵團廣泛使用的是普通地膜,光與生物降解地膜和聚酯生物降解地膜仍只在八十七團、共青團農場等一些團場實驗、示範,大面積推廣還需時日。

  “以五師推廣應用的光與生物降解地膜和聚酯生物降解地膜爲例,結合共青團農場試驗的日本三菱公司生産的生物降解地膜情況看,可降解地膜容易提前開裂,前期地溫偏低,作物生長緩慢,但後期作物生長正常,産量無明顯差異,但可降解地膜成本較高,經濟效益不明顯,成爲制約可降解地膜推廣和應用的最主要因素。”兵團發改委農經處副處長周燕說。

  瓶頸

  投入成本高,直接經濟效益不明顯

  今年,六師共青團農場五連職工王梅不用再爲清理殘膜發愁了,經團場推薦,她在自家40 畝玉米地裏使用了可降解地膜。目前,王梅的玉米已經全部收完。據她觀察,可降解地膜已經降解了三分之二。

  “不用耧膜了,省了不少事。”王梅說。據了解,要清除殘膜,職工至少要做4 道工序,第一道是在秋翻前對殘膜進行人工回收;第二道是犁地後,用耧膜機耧一遍地;第三道是第二年春播前,把土地耙平後,再用耧膜機耧一遍;第四道是人工再撿拾一遍殘膜。

  但是,當被問及下一年是否還用可降解地膜時,她搖了搖頭。

  王梅放棄使用的原因是可降解地膜成本太高。她給記者算了筆賬,普通地膜的售價約爲每公斤12 元,每畝僅使用4.5 公斤,而可降解地膜售價爲每公斤30 元,每畝需要使用5 公斤。僅購置地膜的成本每畝就增加了96 元,核算下來,40畝地就增加了3840 元的成本,這對她來說不是個小數目。

  “但是,可降解地膜減少了耧膜産生的費用,還能保護環境。”采訪時記者提醒道。

  王梅苦笑著說:“耧膜機耧膜、人工輔助和運輸等費用一畝地大概20 元。但是可降解地膜在整個種植期易破裂,土壤水分易蒸發,保墒效果受影響,灌水量就需要增加。另外,可降解地膜破裂後抑制雜草生長的作用無法有效發揮,還需增加除草費。”

  如此算來,普通地膜需要耧膜産生的成本和可降解地膜破裂後産生的其他成本基本可以持平。購膜成本的增加和可降解地膜的一些缺陷,使王梅對使用可降解地膜望而卻步。

  共青團農場農業科專門負責可降解地膜推廣和實驗的技術人員馬龍表示,可降解地膜在共青團農場難以推廣的主要原因,一是可降解地膜較厚,透光性不好,增溫保墒能力相對普通地膜較差;二是地膜厚度的增加提高了播種時的錯位率,保苗株數相對較少;三是價格較高、使用量較大,職工較難接受;四是因爲可降解地膜生産廠家未向團場提供可降解地膜降解後具體成分的相關測定數據,團場無法保證可降解地膜降解後的成分是否會對作物和土地産生不良影響。

  據了解,共青團農場裏的農資銷售商不銷售可降解地膜。農資銷售商認爲可降解地膜有可能在作物生長周期中提前分解,起不到地膜原有的作用,會造成作物減産;可降解地膜的價格要遠遠高出普通地膜的價格,同時職工對于可降解地膜的認知度也不夠,其售後風險不可預估。

  通過王梅使用可降解地膜的實際情況來看,可降解地膜成本高,增加了職工群衆的種植成本,且本身存在技術問題,需要政府通過行政、經濟、法規等多種手段,加大政策、資金的支持力度,對可降解地膜進行不斷改進,可降解地膜才能在兵團逐步全面推廣。

  對策

  加強政策引導,以産業化促推廣應用

  劉景德認爲,隨著人工成本急劇上升,殘膜回收多以機收、人機結合的方式。耧膜耙等小型農機具是目前兵團殘膜回收的主力,但這些農機具的作業率低,導致殘膜回收率低,不利于降低作業成本和職工搶抓農時。大型綜合殘膜回收機械更適用于大農業生産體系,代表了機械回收殘膜發展方向,應進一步進行中間階段試驗、示範和推廣。

  共青團農場農業技術人員認爲,要推廣可降解地膜應進一步改進可降解地膜的生産工藝,增加地膜的透光率,提高其增溫保墒能力。要通過生産工藝的變化,減少地膜的畝用量,降低成本。同時,國家對于使用可降解地膜的農戶進行政策上的優惠,以及經濟上的補貼。要測定可降解地膜通過微生物降解後是否産生有害物質,汙染土壤,確保可降解地膜的安全性。

  闫海燕介紹道,可降解地膜應用是治理殘膜汙染的根本措施。鑒于當前現狀,需要國家和兵團兩個層面,加大對可降解地膜的推廣力度。

  一是將發展可降解地膜上升至國家戰略層面,規劃可降解地膜發展戰略,制定可降解地膜的國家標准體系,引導、支持可降解地膜的産業發展,並加大宣傳力度,營造全社會關心和支持殘膜汙染治理的氛圍。

  二是國家應在稅收方面建立機制,加大支持研發、生産、使用可降解地膜的力度。研發方面應設立可降解地膜發展專項基金,以科技攻關、産業工程項目等形式,支持企業進行可降解地膜的研發和生産,加大對地膜回收的技術和機械開發力度。稅收方面應對可降解地膜的生産企業實行減免稅收政策,對生産普通地膜的企業增收殘膜汙染稅,限制普通地膜的産能,加大對非標准超薄膜生産、使用的治理力度。

  三是國家應在補貼方面建立機制,建立全國可降解地膜推廣示範區,對生産和使用符合標准厚度的普通地膜、可降解地膜的企業和農戶給予政策補貼,對地膜回收行業、地膜回收綜合利用示範項目給予政策扶持。

  闫海燕建議,國家將兵團作爲國家土地汙染治理(清理殘膜)重點工程示範單位給予支持。

  兵團將在農田殘膜汙染治理上進一步加大研發、示範和推廣力度,爲根除殘膜汙染,確保農業可持續發展作出更大的貢獻。

上一條: 地膜覆蓋四注意
下一條: 鑒別化肥“五字法”
COPYRIGHT 2014-2016 甯夏青禾雨露商貿有限公司(可降解農用地膜) 版權所有  
網站設計制作:銀川天脈網絡有限公司  訪問統計: 131763人